独立恐怖游戏[SOMA]十天创收270万美元

【Gamelook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Gamelook报道/今年9月底的时候,我们曾经介绍过一款收入破2000万美元的独立恐怖游戏《失忆症:暗黑后裔》,开发商Frictional Games位于瑞典,最初由2名大学生组建而成。最近,团队的另一款游戏《SOMA》也取得了非常优秀的成绩,自9月22日发布之后,这款科幻恐怖游戏十天内销量超过9.2万,为Frictional带来了276万美元的收入。

据笔者了解,《SOMA》的研发耗时4年多,该公司最初的预期是,月销量达到10万,但该游戏10天的表现就达到了他们对一个月的预期,更为值得关注的是,《SOMA》的做法和传统的恐怖游戏有很大的不同,因为在十多个小时的游戏之后,你可能不会做恶梦,但一定会对其剧情印象深刻,以下请看Gamelook带来的详细介绍:

游戏介绍:科幻恐怖生存游戏

《SOMA》是第一人称视角的科幻生存恐怖游戏,玩家们将在游戏中遭遇一系列奇怪的生物,每个生物都可以透露游戏主题的一个方面,这款游戏并没有采用传统的恐怖游戏做法,而是采用了心理恐惧设计,在整个游戏中,玩家们将会发现大量的线索,比如记事本和录音带,这些不仅可以营销恐怖的气氛,还可以推动游戏故事的发展。和Frictional Games的大多数游戏一样,该游戏并没有战斗,玩家们通过解谜、探索以及隐身的方式完成游戏。

主角一开始的居所

故事发生在一个被叫做PATHOS-II的水下研究设施,尽管这个研究站本身已经年久失修,但玩家们很快发现,原来PATHOS-II是由分散在北大西洋的一系列研究站组成,它们最初的作用是‘太空枪’,或者更精确地说,是一个质量驱动,也就是一个不需要使用火箭就可以把物体发射到太空中的装置。没有想到的是,PATHOS-II成为了一个避难所,而且是在一次彗星撞击导致的重大灭绝事件之后,人类在地球上唯一的居所。在这里,人类每天都要面临生存压力,尝试与负面的集体孤立意识作斗争,在此期间,PATHOS-II当中的机器开始产生了人类特点和意识。

在2015年5月份,身为一名书店图形设计师的主角Simon Jarrett在多伦多遭遇了惨烈的车祸,他的朋友Ashley因此丧生,Simon也遭受了严重的脑损伤和脑出血,由于这场车祸带来了挥之不去的阴影,Simon与一个叫做David Munshi的医生预约进行治疗,在他的帮助下,Simon的脑出血有可能更可控,他的生命也可以被延长。然而,最后只是把Simon的意识进行了样本扫描并被传送到了遥远的地方。

在扫描期间,Simon似乎停止了呼吸,并且于一个世纪后在PATHOS-II的分支Site Upsilon重新获得了意识,这个分支成为了废弃的水下研究设施,主角也不知道是如何来到这里的。在醒来之后不久,Simon开始与一个叫做凯瑟琳的进行交流,她指引Simon去了她所在的Lambda研究站。在探索PATHOS-II的过程中,Simon才知道自己是2104年醒来的。在2013年,一个巨大的彗星撞击地球,摧毁了地表的一切,使得PATHOS-II成为了人类最后的居住地。在前往Lambda站的路上,Simon遇到了一个自以为是人类的机器人,还遇到了大量对他抱有敌意的机器人。

深海实验站场景

到达了Lambda站之后,他意识到凯瑟琳也不是人类,而是一个装有人类意识的机器人。她透露,如今的Simon也是通过对人类Simon意识扫描并且放入机器人身体的合成品,但她不知道是谁这么做的。凯瑟琳解释称,这个设施已经被一个叫做 ‘Warden Unit’(简称WAU)的AI所接管,它通过使用结构胶把PATHOS-II实验站里的所有人类变成了半机械化的怪兽,并且认为这是保护人类和实验站最直接的方式。她告诉Simon有ARK的存在,也就是一个运行着该实验站所有事物扫描版的电脑,主要是为了让人类生存在地球之外。尽管已经完成,但ARK从来没有发射到太空中,Simon统一帮她恢复ARK的运行并且把这个电脑发射到太空。

ARK位于大西洋深海之处的一个实验站,Simon必须构建一个可以承受压力的新身体才能潜入海底。在Omicron站完成了新身体的建造之后,凯瑟琳把Simon从他原来的身体中迁移到了新的身体。在进入了新身体之后,Simon听到了原来身体中Simon的的谈话,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其实并没有被真正的转移,而只是被复制到了新身体中,凯瑟琳告诉他,移动扫描后的人类意识是不可能实现的,Simon可以选择杀死‘旧Simon’,或者让它继续生存下去。

游戏截图

在下潜到深海之后,Simon从Tau站检索到了ARK,并把它带到了Phi站,在它自行前往Phi站的路上,Simon尝试跟在ARK的后面,但路上被掉落的碎片所阻挡,所以Simon必须走一条通往Alpha站的小路。在Alpha站的中心是WAU之心,在游戏中一直和Simon讲话的生物告诉他,自己的身体涂层对于WAU是有毒的,所以Simon把自己的胳膊伸向了WAU之心,导致了WAU的死亡。这个生物告诉Simon在破坏免疫新模式的生物之后才离开,迫使这个生物自杀。Simon逃离了Alpha站,奔向Phi站。

在Phi站,Simon成功地把ARK装进了PATHOS-II的太空枪,凯瑟琳承诺在发射的时候把他们扫描进ARK中。当Simon碰到太空枪旁边一个死亡的身体之后,他才意识到凯瑟琳被她的一个同事意外杀掉了,因为他们对于是否应该发射ARK意见不一,这也是ARK一直没有被发射的原因。

在ARK发射之后,Simon困惑地发现他们还在PATHOS-II实验站里,凯瑟琳再一次解释称,她不能转换大脑扫描,只能复制。玩家控制的Simon站在了错误的面,所以他们的备份迁移到了ARK上,而本体仍然留在实验站里。在和Simon进行了激烈的讨论之后,凯瑟琳的系统因为无法承受的压力而出现了故障,拒绝接受命运的Simon再次成为了孤身一人。

在结束后的一幕场景中,Simon被复制到了ARK,完全意识不到留在PATHOS-II的那一部分,复制后的Simon在山水田园场景中醒来,他接受了一个调查,问他愿意继续作为ARK里的人工智能存在还是接受死亡。无论玩家的选择是什么,Simon都会在一个未来风格的岛屿城市中与凯瑟琳重逢,同时,ARK离开被破坏的地球之后成功的进入了太空中的一颗星球中。

耗时4年多研发:只为打造‘新的恐怖游戏’

自2010年开始,瑞典独立游戏工作室Frictional Games就开始做《SOMA》项目了,直到今年的9月22日,该游戏才正式上架,如此之久的研发时间对于任何一款游戏来说都是漫长的,特别是对于独立工作室来说。不过,该公司决定摆脱《失忆症:暗黑后裔》那种‘逃跑和隐藏’的玩法,这给Frictional的团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困难。

Frictional Games创意总监Thomas Grip

创意总监Thomas Grip在一次采访中表示,“首先,我们用了大量的时间研发新的引擎,所以在项目真正开始研发之前就已经用了一年的时间。其次,到目前最大的原因是我们想要得到主要的设计功能非常的困难,通过玩法讲述生动的故事比较困难,我们已经放弃了很多方式,而且必须重做很多东西。”

Grip曾经在2013年接受采访时表示,《SOMA》将会主要以来玩法讲述故事,这就意味着该游戏的重点就是激发玩家的潜意识,但是,如何不通过大量的信息来达成这一目标却是非常困难的问题。‘除此之外,我们希望把它做成生动的故事,也就是说,游戏的剧情需要通过玩法来展开,而不是通过文本提示或者对话,这让我们的游戏设计变得更加困难’。幸运的是,Frictional似乎找到了解决方法。

如果说Frictional Games最擅长什么,那就一定是营造恐怖的气氛,游戏的画面非常精致,与环境的互动也很频繁,背景音乐非常丰富,这些因素不仅让你身临其境,还会带给你恰到好处的紧张感,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更优雅地完成游戏故事。据该公司在博客中透露,为了创造栩栩如生的水下环境,该公司的音频制作人还亲自录制了水下的声音,并没有使用其他效果合成。

在这款游戏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怪兽,但它们的外表并不像《失忆症》当中的AI那么恐怖,但是它们的出现却可以给玩家带来紧张感,只是《SOMA》游戏中恐怖气氛的一个方面而已。和前作相比,《SOMA》可能不会带给你噩梦,但却可以让你非常地难忘,因为它表现出来更多的是心理学恐惧,让你去思考,给你带来战栗感。

截至2015年10月1日,《SOMA》售出了9.2万套,也就是说,该游戏发布10天就赚得了276万美元,远远超出了公司预期的首月10万销量。据Frictional介绍,该游戏的研发成本在90万美元以下,也就是说,《SOMA》在10天内的表现就已经收回了三倍以上的研发成本。

不仅如此,该游戏还获得了非常积极的评价,GameRankings和Metacritic两家网站都给PC版本83分以上的好评,PS4版本也获得了79分以上的好评,GameSpot、Polygon和Destructoid都给了该游戏9分好评。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