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韩国立法挺三方支付,谷歌苹果回应,Epic老板:此时我是韩国人

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报道/8月31日下午,或许已经成为反垄断以及分成比问题历史性的一刻。

根据多家韩媒报道,在韩国国民大会全体表决中,以180票赞成、0票反对、8票弃权通过了《电信业务法部分修正案》,其中禁止谷歌、苹果等应用程序市场运营商强行韩国开发商使用其特定的支付系统,第三方支付可以名正言顺的在韩国市场的APP中使用,宣告3:7分成的终结,这让韩国成为全球第一个终结苹果、谷歌公司垄断性地位的国家。

在随后的晚些时候,据路透社报道,在谷歌发给路透社的一份声明中,谷歌终于进行了表态称:“谷歌正在探索遵守法律的方法,同时保持支持高质量的操作系统与应用商店的商业模式,未来几周将分享更多的信息。”

与此同时,谷歌还补充说:“Google Play提供的不仅仅是支付服务,其服务费有助于保持安卓系统的免费,为开发者提供工具使全球数十亿消费者能够访问。这种模式可以让消费者保持较低的设备成本,且使平台与开发人员实现一定的收益,正如开发人员开发应用程序也需要投入资金一样,我们也需要资金来构建与维护操作系统与应用商店。”

路透社报道页面

而苹果方面则是重申了此前所发布的声明,称:这项法案将使从其他来源购买数字商品的用户面临欺诈风险,破坏他们的隐私保护,并使他们难以进行管理。这项提议可能会削弱消费者对App Store购买的信任,这将会导致韩国超过48万名开发者减少机会,而他们迄今已经赚取了超过8.55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471亿元)。

有数据显示,Google Play在全球市场的用户占有率超过了90%,而在韩国的市场占有率高达71%。在全球反垄断问题越来越严的市场环境下,韩国这项修正案也受到了全球监管部门、互联网企业以及开发者的广泛关注。

作为全球首个,立法后自然会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那么,如今法案正式通过,将会对韩国甚至全球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谷歌又将如何应对?

法规火速生效:韩国“泪流满面”,欧美静观其变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目前《电信业务法》部分修正案已经正式表决通过,但还需要等待韩国总统文在寅签署后,才能正式颁布发挥效果。当然,据外媒报道,修正案的内容实际上一直是文在寅所属党派倡导的观点,并且从法案得票率来看,最终颁布基本已成定局。

另外,据韩媒报道,本次通过的《电信业务法》部分修正案本应在颁布后推迟六个月执行,但禁止应用商店强制使用其支付方式的规定将在法律颁布之日立即实施,所以不少韩媒预测,这项约束谷歌、苹果等应用内支付的法律预计将于下个月正式生效。

可以说,此次的《电信业务法》部分修正案从审理到正式通过落地都兵贵神速。

在韩国,法案的正式通过引得大批从业者叫好。有韩媒体称,韩国的互联网公司得知此消息后激动不已,纷纷表示“我泪流满面”。韩国互联网公司协会会长称:“《电信业务法》修正案的通过将保障创作者与开发者的权利,创造一个公平的应用生态系统,用户可以以更低的价格享受各种内容。”

实际上,自去年谷歌宣布Google Play中应用均需要强制使用谷歌官方的支付系统以来,就引起了韩国互联网行业的强烈不满。“过去一年,国内创业者一直希望禁止这种行为,如今法律正式明确,企业和创业者都期待健康成长。”韩国创业论坛称。

当然,对于法案正式通过后谷歌的回应,也有很多韩国从业者持怀疑态度。

比如有部分人将谷歌在这项法案上含糊不清的立场,解读为“不会退缩”的迹象,一位资深IT从业者表示,这似乎意味着谷歌以及苹果很可能会绕开这项法案。

不过由于韩国成为全球第一个立法的国家,所以就目前而言,韩媒普遍的观点是,这项法案将具有很强的影响力,同时将成为美国与欧盟等全球法律法规变化的试金石。

而在欧美一侧,大多媒体观点也与韩媒相似,比如CNBC表示:“韩国立法可能为反垄断、平台抽成的相关法案的讨论打开大门。”

与此同时,在分成比问题上自然少不了Epic,得知消息后,Epic CEO Tim Sweeney就对韩国立法叫好,甚至引用了肯尼迪柏林墙演讲的名言,“每一个开发者都可以是韩国人”他表示:“韩国拒绝了数字商业垄断,并承诺开放平台,这是历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而在评论中,另一位Epic的高层Mark Rein也有类似的观点,他表示:“这将是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当墙壁上出现第一裂缝,用不了多久墙壁就会倒塌。”

由于此前Epic与苹果世纪大战在欧美影响力超群,所以很多欧美媒体都很乐意将此次的《电信业务法》修正案与Epic苹果大战联系在一起,再加上不久前苹果、谷歌都曾收到过反垄断诉讼,如谷歌就曾遭到36个州的集体诉讼。所以,大多数从业者以及媒体认为,如果韩国立法真的有效果,很有可能会改变整个市场的格局。

当然,也有阴谋论称,韩国可能会通过法律的方式来限制、甚至控制他国巨头,不过在反垄断风更胜一筹的市场环境下,持有类似态度的媒体仅仅只是少数。

立法成功,谷歌在韩何去何从?

法案成功通过表决,但能否真正落地,如何实施与执行将成为需要面临的新问题。

根据外媒报道,如果有公司违反相关规定,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有权对其处以最高相当于其在韩国营收3%的罚款。而据韩联社报道,韩国通讯委员会委员长表示,未来他们会在执行过程中与相关部门合作,以免出现监管盲点。

监管层面信心十足,那么谷歌又将何去何从?

至少在回应中,我们能够看到谷歌并没有萌生退意,对于谷歌而言,首要问题可能正如其言,如何遵守法律,又能保证业务正常进行,以及服务效果不会大打折扣。

也根据谷歌的说法,作出了几个未来的推断。

第一种自然是谷歌下调抽佣的比例让利开发者,以吸引开发者仍然使用Google Play原有的支付体系,谷歌继续抽取佣金以保证生态运转。但这种措施的实际效果充满着不确定性。

一方面,按照目前《电信业务法》修正案的规定,韩国开发者将能够使用第三方支付,而无论是信用卡还是线上的新支付体系如KaKao Pay等,第三方支付系统韩国实际上在PC年代就已经建成,具有很强的可替代性,且费率极低,韩国开发者或许还是倾向于使用第三方支付体系。

但在另一个层面,Google Play面向的不仅仅是韩国,而是全球,在韩国以外的国家以及一些信用卡或线上支付不发达的国家,Google Play全球覆盖确实也是一种游价值的能力,虽然该法案通过、但只对韩国有效,短期仍会有韩国公司使用Google Play拓展全球市场。

当然,如果Google Play修改支付费率仍不能让韩国开发者满意、或谷歌认为损失过大,谷歌还有第二种更极端一点方法,就是效仿微软,与手机厂商绑定将安卓系统从免费模式变更为付费,额外费用将加入手机售价中、由消费者买单。

不过,如果选择“卖系统”,谷歌又会面临新的问题。

众所周知,安卓是开源系统,其核心基于Linux,并且很多手机厂商还会在原始安卓系统之上进行魔改、甚至会对Andriod代码还有贡献,所以理论上手机厂商使用的Android系统并不是一个“纯”谷歌产品,其中知识产权的问题十分复杂,谷歌自然直接“售卖”怎么卖、如何定价、如何说服手机厂商更新系统是个问题,或许采用“专利授权”方式反而更可行一些。

如果采取“专利授权”的形式,一些特定的条例如必须预装谷歌的应用、且如Chrome、Google Play商店等还要放置于手机桌面首屏等条件,手机厂商可能会重新协商、甚至不再需要遵守。众所周知,整个安卓的生态中,谷歌的收益主要来自于搜索、应用商店抽佣以及广告等,失去了首屏和APP预装这些腹地,谷歌的收入也可能会出现波动。

值得一提的是,想要化繁为简,谷歌也确实有方法。2016年,谷歌曾公开了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Fuchsia OS主打万物互联,与华为的鸿蒙OS有着几分相似。

据悉,Fuchsia OS并非基于Linux的内核,虽然仍是开源系统,但至今该系统仍处于开发状态。站在如今的时间节点上,Fuchsia OS似乎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并且根据国内的科技媒体报道,在Fuchsia OS的一份代码库中出现了三星,这也侧面说明的这种方法的可实施性。

摆在谷歌面前的问题可能十分棘手,但也并非没有可行方案,总而言之,一切或许还要等待谷歌进一步的回应,以及韩国监管部门的细节阐述。

性价比才是王道

虽然全球不少开发者对于应用商店抽佣问题嗤之以鼻,但不可否认,谷歌在Android系统、以及Google Play的全球建设上的确又出人又出钱,直接抹煞其价值有失偏颇。

但实际上,手机与PC端十分相似,并非游戏或视频的专用设备,PC上的应用几乎没有抽成一说,而手机App则需要交出一份“平台税”。

认为,或许开发者和监管部门真正质疑的是“躺平式”抽佣,如果平台真正的为开发者或企业提供了价值相匹的服务,开发者并不排斥向平台交付一定费用,但这个比例按如今的情况需要与开发者进行协商。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